謙虚、堅実をモットーに生きております!(以謙虛踏實為座右銘過活!)- 010

2014年10月31日



暑假結束,學校進入第二學期,盼望的補習班生活開始了。
不愧是哥哥曾經待過的補習,私立、國立升學小學的學生都聚集在這裡,看來是等級相當高的補習班。
和我前世我所去的,光是寫講義考卷的補習班完全不同。

目前我只補國語和數學,在學校進度上便完全沒有不懂的地方。
畢竟還只是小一,要是不懂那就有問題了。
再來就是,我上補習班除了考慮到將來的問題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目的。



那就是偷買零食吃。


雖然我有上數個才藝課程,但都是由吉祥院家的司機接送。
在上課前送到教室,然後課程結束後又到教室前來接我回去。
沒錯!所以我沒有自由時間!
首先,我沒辦法一個人在外面走動,身旁一定會有人在。
但是這樣我很困擾。
要說為什麼,因為沒辦法偷買零食。

對於我為什麼這麼執著於偷買零食,想笑就笑吧。
但是啊但是!每天每天吃高級點心店的點心,三餐菜單都是一流餐廳才會出現的菜色。
不是應該感激嗎?不是非常好吃嗎?
但我前世的貧賤舌頭,渴求著垃圾零食,渴求著白飯上只有醃漬物的樸素菜單,想吃鹹餡料的麵包!

所以我想到了。
只要去能製造出隨從不在空檔的補習班不就行了。
補習班的課程是國語算術兩堂,兩堂之間有休息時間。
趁休息時間,不就能偷偷溜去買零食。

便利商店能離補習班越近越好。
過於頻繁溜出去的話,說不定會被補習老師盤問然後報告到家裡去,這點必須要小心。
買的東西必須是能放進包包的小東西,不可以挑洋芋片那種體積大的,就算是小袋包裝的洋芋片因為裡面有空氣所以很澎占空間。
剛開始先試著買千鳥巧克力(*1)之類小小的零食,可以的話還有竹筍村巧克力(*2),其實也想買lucky turn仙貝(*3),但那難度太高了。
然後總有一天,要買飯糰來吃。

*1老牌點心製造廠商千鳥屋出的巧克力
*2出自タケノコの里,日本竹筍造型的巧克力,きのこの山的姐妹商品,但更熱賣
*3出自亀田製菓生產的happy turn仙貝


想要買這買那的妄想停不下來。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去上補習班。

哥哥待過的補習班,距離走路兩三分之處就有便利商店。
太美妙了。
剛進補習班時,由於是新生又是瑞鸞的學生,非常引人注目,沒辦法偷偷溜出去。

每周只有一天的補習班,一直到了兩個月之後,我才總算有辦法溜去便利商店。



第一次買的零食是兩顆千鳥巧克力和一盒牛奶糖。
沒辦法帶著包包到外面,所以只能挑放得進口袋大小的東西。
休息時間只有十五分鐘,急急忙忙地去了就回。
至於第二節課的內容,我完全心不在焉。

回到家後,我躲在自己房間偷偷吃起了千鳥巧克力,懷念的味道讓我感動得忍不住哭了。
剩下的巧克力和八顆一盒的牛奶糖我也珍惜地吃掉了。

零食,萬歲。




秋天十分忙碌,學校方面有運動會以及瑞鸞的成果發表會,私人方面我還有鋼琴發表會,整個忙到要昏倒了。
運動會時,同年級的鏑木、圓城二人組不意外地十分活躍,連高年級生都被壓倒,因此兩人的粉絲,包含高年級在內又增加了不少。
很可惜我的班上沒有這般的英雄人物,在其他地方加油吧。

瑞鸞的成果發表化是類似文化祭的活動,展示學生們的作品,也有舉辦合唱比賽及慈善拍賣會。
事前準備比運動會還要辛苦,為了滋潤自己疲憊的身軀,我趁休息時間跑去小牡丹會的沙龍吃些點心。
能在學校內吃點心,果然是種特權。


最近,沙龍的話題圍繞在合唱的歌曲以及班級作品上。
班級作品隨著學年越高挑戰的難度也越難的樣子,升到高年級似乎要作立體透視模型之類。

「麗華,今天有PIERRE Hévin(*4)的馬卡龍,要嚐嚐嗎?」
「好棒啊,請務必讓我試嚐一口。」

*4可能是Jean-Paul HévinPIERRE HERMÉ PARIS兩家知名店的合體

和我交談的這位五年級學姐是,水無月愛羅大人。
短髮以及偏中性的外表,在瑞鸞中很少見,感覺將來似乎會成為歌舞劇團的頂尖男角演員。
愛羅大人在夏日派對上,看到我與哥哥跳華爾滋後,就和我熟稔起來。
說我努力跳舞的開心模樣很可愛,真不好意思。
還說了「真羨慕妳有一個溫柔的哥哥」這樣的話,然後送給我不知從哪得來的我和哥哥一起搖鈴的照片。
好像是愛羅大人的朋友當時在場拍下的。
「難得可以看到這麼可愛的情侶,想說先拍下後再找機會將照片給他們。」聽說是這樣。
哥哥,我們倆是情侶檔一事拍定囉。
雖然以為在鏑木雅哉和圓城秀介面前丟了不必要的臉,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但是這位愛羅大人身上,有個重大的問題存在。那就是…

「優理繪,這個限定的馬卡龍很好吃唷。」

沒錯,愛羅大人是優理繪大人的好朋友。

「這樣,我也吃一個看看吧。雅哉和秀介要吃嗎?」

「我要。」
「嗯…我就不用了。」

優理繪大人的身邊總是會有優理繪LOVE的鏑木在,優理繪大人和愛羅大人是好朋友感情又好,而我則是,愛羅大人最近很疼愛的學妹。

處於一個頗危險的立場上。

皇帝大人基本上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人,所以目前並沒有留意我的存在。
只有一次,圓城秀介對我說:「你就是夏日派對時,在正中央跳華爾滋的女生吧?」皇帝聽了之後似乎回想起來說:「喔,那時候的啊」然後看向我這邊。
圓城秀介!不要說多餘的話!

「班級作品那邊雅哉有認真幫忙嗎?」
「…嗯多多少少」
「這樣不行,要認真幫忙唷。」
「啊—……嗯。」
「這算什麼回答。我可是會去教室監督喔,知道嗎?」
「我知道啦,優理繪真是囉嗦耶。」
「你說什麼!」
「騙你的啦,抱歉,優理繪老是馬上就生氣了。」

一邊吃著馬卡龍,一邊偷瞄對方。
即使被對方用生氣的語氣罵,還是一臉開心。這樣啊,這樣啊,你就這麼喜歡優理繪啊。
皇帝和優理繪大人說話時,表情和平時完全不同,表情豐富得跟平時一臉無聊的模樣根本是不同人。
啊啊,臉頰有點紅了,你的思慕之情已經滿到漏出來了喔。
就這樣當我觀察著皇帝平時見不到的有趣姿態時,圓城的視線和我對上了。
對不起,我不會再看了。不過打情罵俏的內容我還是要偷聽。


伴隨著這些事,我平安渡過了忙碌的秋季。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