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虚、堅実をモットーに生きております!(以謙虛踏實為座右銘過活!)- 009

2014年10月30日



約定好的一首曲子跳完,滿足盡興的我望向周圍,突然與一股看向這裡的視線對上。
那個當下,我瞬間石化了。

過度的震驚讓我的雙腳不聽使喚險些跌倒,哥哥急忙扶助我,但比起這種小事,

為什麼鏑木雅哉會出現在這裡————!!



鏑木雅哉和圓城秀介暑假期間應該在地中海不在日本,但兩人卻在這裡——。

從什麼時候人就在了?從什麼時候就開始看了?
你們不是應該在地中海嗎?
原本以為兩人不在日本所以不會出席派對,年紀小的我才不怕引人注目地混在學長姐之中跳舞。
如果知道那兩人會來,我絕對不會作出這種顯眼的舉動。

「麗華?」

保持平常心、平常心。
先不要管理應不在的人為何出現,現在先想辦法如何自然地擺脫目前狀況。
首先必須從那魔眼的視線逃離,解除石化的詛咒。
自然地、自然地…
呀啊!只是想眼神避開而已,脖子自己也跟著轉了過去了—!
這樣不就像是驕傲的大小姐哼一聲轉過頭一樣嗎!以為我在找碴?!
沒辦法,既然已經做了那也沒辦法。就這樣自然地離開現場吧。
呀啊!膝蓋沒辦法彎,我彷彿變成站立不動的軍人般—!
因為腦袋受到魔眼的攻擊嗎?身體一直不聽話。
啊啊,真是,該怎麼辦啊。

「麗華,你有在聽嗎?麗華—」

總之藏樹於林,得先混進人群才行。朝人最多的飲料區前進。
我沒有,在意,你們,喔。只是,跳舞,完了,口渴,想要,飲料,而已。
沒錯,只是,這樣,而已。
那邊,那位,可以,給我,一杯,果汁,嗎?

「麗華!」

背部被拍了一下,讓我從混亂的詛咒脫身。
啊啊我現在人整個變得很奇怪。
哥哥,謝謝你讓我恢復清醒。
可以一次讓人中石化加上混亂的詛咒,不愧是大魔王。

「怎麼了嗎?你樣子有點奇怪。」

嗯,這點我比誰都還清楚。

「兄長大人,我去一下洗手間。」

想要先一個人靜一靜,讓腦袋重開機。
想先關在廁所裡冷靜下來。
冷靜下來後再來反省。

「還好嗎?身體不舒服嗎?要不要找個人陪你一起去。」
「不用,我沒事。」
「可是…」
看來我剛剛的舉動十分詭異,哥哥一臉擔心。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唷,貴輝。」
「伊萬里。」

正好看似是哥哥朋友的人過來打招呼,趁現在去吧。

「初次見面,我是妹妹麗華。兄長大人,我一個人沒關係,我去去就回。」
向哥哥的朋友點頭打招呼後,快步往會場外GO

「你妹妹怎麼了嗎?看起來還滿急的。」
「喔,她去廁所。」
別說出來!



衝進個人單間的化妝室後,我癱軟地坐了下來。
呼~~~啊
瞬間疲勞都湧上來了。
之前興致那麼高昂就好像假裝的一樣。

…嚇我一跳。
那兩人,為什麼會在呢。
暑假一直待在地中海的消息是假的嗎?
明明從小牡丹間聽來的八卦是說兩人都不會參加派對。
不過,那張臉。
還真可怕啊-。
用「這傢伙是怎樣?」的眼神看著開心跳華爾滋的我。
一定覺得我是自以為的女人!
要是我知道你們會來,才不會得意忘形跳什麼華爾滋的說!




「雅哉大人在這裡耶,原本不是不出席嗎?」

就在我鬱悶意志消沉時,門的對面傳來對話,從聲音聽起來年紀比我還年長。
應該是國、高中的牡丹會成員。

「對啊,原本假期間應該一直待在國外的,但是因為優理繪的生日,特地配合時間回來的樣子。」
「哎呀,這樣啊,我妹妹因為雅哉大人出現非常興奮呢,不過對手是優理繪的話沒勝算吧?」
「呵呵,這種事還不一定吧?既然是自己的妹妹,怎麼能不聲援一下,不過競爭對手聽說很多?」
「說得也是,啊,舞花大人,貴安。」
「貴安。」

似乎是有別的朋友進來,會話被打斷了,不過謎題解開了。
原來是因為優理繪大人的生日!

比我們年紀大四歲的涼野優理繪大人,是皇帝和圓城的青梅竹馬,同時也是皇帝的初戀對象。
在『你是我的docle』中,優理繪大人是一位凜然動人的美麗女性,也是全校學生憧憬的對象。
吉祥院麗華也十分憧憬優理繪大人。
既然麗華也憧憬著那位為人正直的優理繪,多少也從中學習一下不就好了,不過因為是反派角色所以沒辦法嗎?唉,麗華,真是令人同情…

雖然皇帝到升高中為止都一直喜歡優理繪大人,但優理繪大人只將皇帝看成是年紀比自己小的弟弟。
最後皇帝的單戀夢碎,漫畫情節中,女主角也因此被遷怒,但那之後皇帝的對女主角的感情就從好奇轉變為戀愛,將初戀完全拋諸腦後。
但即使如此,身為青梅竹馬又如同姐姐般的優理繪大人對皇帝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存在。十分自立的優理繪大人,在大學畢業後不顧雙親反對,擅自進入外資企業就職,打算到美國去工作,那時皇帝也出力幫忙說服涼野家的雙親。
在優理繪大人準備去美國時,皇帝對她說:「如果發生什麼立刻連絡我,無論妳在哪裡我都會趕過去幫妳的。」因此在我的印象中,優理繪一直對皇帝來說都是特別重要的人。

如此重要的優理繪大人的生日,那當然是無論如何都要趕回來,我能理解。
皇帝在小牡丹的沙龍,和優理繪大人講話時的神色都很開心。
邊喊著「優理繪、優理繪」努力引起對方注意。
初戀啊,酸甜的初戀啊。但是這份戀情不會有結果,啊啊真悲傷。

一邊不被發現地偷偷觀察兩人互動,開心關注他人的戀愛一邊忍不住笑瞇瞇心臟怦怦然的我,個性也相當壞啊。

不過就樣就明白理應不在的鏑木、圓城二人組為何會出現在派對上。

覆水難收。
無法回去跳華爾滋被看到之前。
…忘掉吧。
這件事,就當作是黑歷史埋葬進內心深處吧。就這麼做。

「嘿咻」

接下來,因為哥哥在擔心我,差不多也該回去了。
待在廁所有點太久了,萬一造成什麼對淑女形象不好的誤解怎麼辦。

是否應該刻意表現一下自己肚子十分健康的模樣呢?




0 意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