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虚、堅実をモットーに生きております!(以謙虛踏實為座右銘過活!)- 003

2014年10月21日



牡丹會在學校裡有專屬的沙龍。
裡面已經完全超脫學校教室的領域,而是某間一流旅館中,皇家級套房客廳般的豪華房間。
而且沙龍還有專屬的管家。

國小部內有小牡丹會的沙龍,我身為其中一員,也必須在那露個臉才行。
被選為名譽的牡丹會一員,若完全不參與其中,反而可能造成別人不必要的反感而樹敵。
人際關係中,應酬、交流是很重要的。

但其實,我並不討厭去沙龍。那邊既有好吃的糖果餅乾,又能從學長姐那獲得學校的資訊。
光看這幾點,心情愉快地去沙龍也不是不可能。

但是,那裏有著"那位大人"在。

"那位大人"是指,

沒錯,就是之後被稱作皇帝的鏑木雅哉大人。


說到鏑木家那可是集團企業遍及全球,日本首屈一指的有錢人家族。
並且與吉祥院家族一樣,身上流有昔日華族的血統。
但爵位是鏑木家那邊更高的樣子。
列祖列宗裡似乎還有身分血統很高貴的人在。

怎麼說呢,立足的已經是完全不同的舞台…

找不出任何瑕疵,完美無瑕的一族,那就是鏑木家。

而鏑木家直系下的少爺,就是鏑木雅哉。


本人也已經展現出自己繼承鏑木家器量的端倪。
還只是小一生,便綻放著一股讓人服從他的氣勢。以有如青炎般冷峻貌美的臉孔,睥睨平民的模樣,皇帝名當之無愧。

現在也是理所當然似的堂堂正正地坐在沙龍的特等席上。
看來他完全不曾想過要讓座給學長姐,不愧是皇帝。

如同鮮花會招蜂引蝶,人聚集在鏑木雅哉周遭。
但鏑木雅哉對此幾乎毫不關心,偶爾一臉無聊的看著窗外。
到底怎樣的養育方法,可以教出一個六歲便看起來對人生感到無趣的小孩啊。
是帝王學嗎?接受帝王學就會成為這種小孩嗎?

既然那麼無聊,怎麼乾脆不去操場玩躲避球或鬼抓人呢。
不過很可惜,瑞鸞說起來根本不會有小孩在操場玩那些遊戲。

這孩子,平常會玩小孩玩的遊戲嗎?
像是邊騎著單輪車四處繞邊興奮地哇哇大叫。

噗噗,光是想像就很有趣。

從有些距離的地方偷偷觀察時,不小心和他視線完全地對上。
耶?!眉頭皺起來了,該不會內心的話被聽到了吧?!

哇哇哇哇哇,對不起、對不起!

我裝作「哎呀,我想起來我還有事,不回教室不行」的模樣,若無其事、完全~若無其事地避開鏑木雅哉的目光,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地離開沙龍。

好、好可怕,不敢回頭。


「麗華大人,您剛剛是去小牡丹會的沙龍嗎?」

回到教室後,班上的女生跑來搭話。

「嗯,去那裏喝了杯茶。」

其他女生也跟著過來。

「那個,鏑木大人也在那裏嗎?」
臉紅著詢問我。

「嗯,在喔。」

「哇!」
女生們興奮地開始喧鬧起來。

這群女生不是小牡丹會成員,加上鏑木雅哉和我們不同班,因此沒什麼接近的機會。

「麗華大人和鏑木大人關係很好嗎?在沙龍時都聊些什麼?」

關係一點都不好,之後也不打算變好。

「鏑木大人很沉默寡言,我幾乎沒和他說上話,我自己主要也都是和學姊們聊天。」

「這樣子啊…」

女生們的情緒瞬間變低。
嗯…抱歉啊,可以的話我也想提供有意思的八卦,但我這邊可是背負著將來。

「不好意思,無法滿足大家的期待。啊,不過鏑木大人吃了巧克力,說不定他喜歡甜食喔。」

為了不讓女生們失望,只好試著提供觀察的成果看看。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資訊,不知道可不可以?

「哇!吃巧克力的鏑木大人,好想看看~喔」
「我也喜歡巧克力,和鏑木大人一樣呢!」
「喜歡巧克力的話,情人節時得準備好最棒的巧克力才行!」

啊,沒想到意外地迴響很大。
總之這個資訊能讓他們開心就好。
但現在就開始思考情人節的事,不會太快了嗎?

「向麗華大人打聽鏑木大人的情報這種事」
「對啊,太沒禮貌了」

啊,是吉祥院麗華的跟班一號和二號。
風見芹香以及今村菊乃。

兩人在dolce中,和麗華一起心醉於皇帝,不停追逐他的身影。原來國小的時候就已經是粉絲了。

看似是替我出氣,實際上只是看不慣我不藏私地分享憧憬的鏑木雅哉情報給其他人。
也就是說既然身為跟班,這種美妙的資訊應該優先獲得才對。

「我不該輕易散播有關鏑木大人的八卦才對,抱歉啊,芹香還有菊乃。」

「啊,才沒這回事。」
「麗華大人不必道歉。」

看兩人有些驚慌,我笑著安撫兩人。
既然同為粉絲,大家一起感情好地開開心心地談論偶像(鏑木雅哉)的話題不是很好嗎
至於兩位,我之後會再提供你們鏑木雅哉所吃的巧克力牌子情報。



0 意見:

張貼留言